<ol id="2ita0n"></ol><tbody id="2ita0n"></tbody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首頁 > 瑜伽書籍 > 我美麗的瑜伽教練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美麗的瑜伽教練(110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英國戲劇家蕭伯納曾說過:“人生有兩大悲劇。一是得到了想得到的東西,一是得不到想得到的東西。”愛情這東西,不屬于你的,切不可強求,更不可一意孤求,否則只會帶來塵世間最大的痛苦。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英國戲劇家蕭伯納曾說過:“人生有兩大悲劇。一是得到了想得到的東西,一是得不到想得到的東西。” 愛情這東西,不屬于你的,切不可強求,更不可一意孤求,否則只會帶來塵世間最大的痛苦。屬于你的,它一定在某個地方靜靜地等你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每晚臨睡前都有看點什麽的習慣,這幾天在看《吳宓日記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吳宓是個大學者,連錢鍾書都是他的門生。他的日記每一篇都是很好的散文,或者簡潔明了,或者雍容大度,或者深刻尖銳,並伴有種種言之不盡、訴之不完的情趣充溢其間。即使今天讀到這些文字,我們仍然能夠充分感受到整個時代的大氣候和大環境,以及一個學者在這種處境中超然的品格和深邃的智識。吳宓留給後人的是一個嚴謹的學術大師印象,但他的婚戀卻如同一枚堅澀的青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上個世紀30年代,毛彥文以其才貌雙全,曾使不少文人雅客傾慕,這其中就包括風流才子吳宓。吳宓時任清華大學西洋文學系教授,已經結婚生子,遇到毛彥文後,立刻墜入萬劫不複的情網。爲了追求毛彥文,他真的與相識十三天就倉促結婚的發妻離婚。吳宓的石破天驚之舉,遭到了大多數同人的譴責。但吳宓依然我行我素,對毛彥文癡心不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開始,毛彥文並不愛吳宓。吳宓的锲而不舍最終打動了美人芳心。女人的骨子裏,總是喜歡被愛的,毛彥文亦不能免俗。可是,兩人的愛情未因來之不易而最終瓜熟蒂落。吳宓是一個充滿了矛盾的人,保守與浪漫,新派和舊派居然會對立地存在著。當毛彥文心儀于他,准備談婚論嫁時,吳宓卻生出了一絲隱憂,既想和毛彥文成爲夫妻,又擔心婚後會不和諧,兩種截然不同的心情,讓吳宓彷徨不已,患得患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吳宓的猶豫不定,讓毛彥文很生氣。她一氣之下,嫁給了北洋政府高官熊希齡,一位比她爹還大的老頭。吳宓沒想到會有這步棋,毛的嫁人,讓他覺得自己有一種遭遺棄的感覺,同時也很內疚,認定毛是賭氣,自暴自棄,不得已而嫁人。很長時間裏,吳宓都沒辦法確定自己應該扮演什麽樣的角色。是負情郎,還是被負情的癡心漢,兩者都是,又都不是。不管怎麽說,毛是他一生最鍾愛的女人,只有真正失去了,才感覺到珍貴。毛彥文結婚以後,特別是三年後熊希齡病故,吳宓一直糾纏不休,既是不甘心,同時也是真心忏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1949年,吳宓與毛彥文的愛情馬拉松隨著毛彥文的悄然去台,而走到了終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9年,台島內掀起一股“吳宓熱”。研究吳宓的專家沈衛威教授在台北拜訪毛彥文。此時,毛彥文年逾百歲,眼花耳背。沈教授大聲地對她說:“大陸出版了《吳宓日記》,裏面有很多關于您的內容,表達了吳宓先生對您的愛慕之情。您有什麽話要說嗎?”毛彥文面無表情,冷冷地回答了一句:“好無聊。他是單方面的,是書呆子。”這是吳宓癡情苦戀一生得到的最終回音。已是102歲高齡的毛彥文,並未因時光的流逝而沖淡她對吳宓負情的怨恨,她說,自己從未愛過吳宓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精誠所至,金石爲開。”在情感的世界裏,這是一句害人不淺的“至理名言”。能夠釋讀天書、洞察世事的吳宓教授,一生也沒有參透這個簡單的道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吳宓的愛情故事讓我感歎不已。英國戲劇家蕭伯納曾說過:“人生有兩大悲劇。一是得到了想得到的東西,一是得不到想得到的東西。” 愛情這東西,不屬于你的,切不可強求,更不可一意孤求,否則只會帶來塵世間最大的痛苦。屬于你的,它一定在某個地方靜靜地等你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熱詞搜索:我美麗的瑜伽教練 瑜伽小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我美麗的瑜伽教練(109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我美麗的瑜伽教練(112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瑜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點圖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彩推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圖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8